無用之用

「無用之用是為大用」這個概念是莊子在《逍遙遊》中提出的。借表面無用的大椿樹為例,說明不同形體的所謂「有用」,都只算是「小用」。但在今天的香港,在街上難以尋找一件「無用」的物件。那麼在現今這世代又應該怎樣去應用「無用之用」這概念呢?


參展者:

Roy Lee (攝影師)、

鄧浩倫 (攝影師)、

又一山人 (視覺溝通人)、

Seven Tsang (設計師@awkward blooms)、

Keith Lam (多媒體創意人)
 

主辦:號外雜誌

莊子的「無用之用」是相信萬物都有其自身的價值和美。惠子譏莊子「不契俗心」之言無用,莊子則以大地為喻反諷惠子一事,從中領悟到每樣事物都有其用處,但往往我們就以個人有限的眼界及知識去評價事物,事物的價值和美麗因而被忽略,甚至局限了事物潛在的可能性。

18765679_1181132238664638_27156921282757

作品一

黑松散發著含蓄的美,常見於日式盆景上。將黑松種植在石頭及鐵絲網堆砌成的「香港式」斜坡上,黑松的美態會否依然故我或是另有突破?

18699958_1181132241997971_85646116852599

作品二

將沙粒放於日式花盆中,堆砌成如沙漠的意境。沙漠令人聯想起刺激和冒險,冒險需要勇氣。當我們相信萬物都是「無用之用」之時,我們何不大膽地嘗試跳出固有的框架,在不同的環境及挑戰下,或許可以帶來超越想像的改變,甚或更突顯其自身的美麗。